Yabo下载 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正文

Yabo下载'江苏男子坐冤狱8年获补偿金2。9万元

来源:Yabo下载网时间:2019-10-28

30多年前,嚴發祥還在鹽[城市 的拚音:chéng shì]射陽縣跑供銷,是[當地 的英 文:local]的一名能人■Yabo下载军工城■。1980年左右,在幫射陽縣海洋漁業公司銷售積壓帶[魚 的英 文:fish]的過程中,獲取了1萬多元的差價作為跑[業務 的英 文:跑死他們]的費用和酬勞,1983年被以詐騙罪判刑14年,後改判為8年■Yabo下载研究中心■。服刑期滿後,經過不斷申訴以及新證據的[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2008年,鹽城市中院的一張判決書宣告其無罪。

宣判無罪後,嚴發祥[希望 的英 文:hope]通過申請國家賠償的方式挽回失落的尊嚴,[然而 的英 文:however],在該案是否適用國家賠償法、由誰來賠、賠償多少等[問題 的英 文:foul-ups]上,存在諸多爭議。5年來,他等[來了 的英 文:老弟]射陽縣政府的最終答複:按照規定[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給29000餘元。

“我坐了8年的大獄,隻有2萬多元的賠償金,連複印材料的費用都不夠!”麵對兩張判決文書,68歲的嚴發祥陷入了深深的苦惱。

現代快報[記者 的拚音:jì zhě] 陶展 李紹富

見習記者 薑振軍 文/攝

能人幫忙銷售帶魚

多賣出一萬元

嚴發祥出生在1946年,上世紀80年代是射陽縣手工業局下屬[企業 的英 文:business]的一位供銷員。當時30出頭年紀,身強力壯,頭腦靈活,加上在部隊幹過8年,外麵門路廣,營銷能力強,是當時射陽相當有名的供銷能手,購鋼材、調煤炭、銷[產品 的拚音:chǎn pǐn],嚴發祥沒有辦不到的事。

據嚴發祥回憶,1980年前後,射陽縣海洋漁業公司帶魚大豐收,但銷售困難造成庫存積壓[很大 的拚音:的JJ]。時任公司黨委書記、經理的江波找到他,[告訴 的拚音:gào su]他目前公司裏帶魚的庫存量比較大,沿海一帶銷售形勢不好,請嚴發祥幫他們公司與內地省份的單位或水產部門[聯係 的英 文:links]聯係,如果有人要,以5角錢一斤的[價格 的英 文:Prices]給嚴發祥,不管賣出價是多少,[都是 的英 文:All are]嚴發祥的,這裏麵[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運輸費用和勞務費,沒有固定工資。

“當時帶魚在射陽隻賣0。25元一斤,5角錢一斤已是當地價的雙倍了。”嚴發祥考慮到北方省份的價格肯定比這兒高得多,於是答應幫著聯係看看。之後,嚴發祥聯係上了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的一家企業,以每斤0。62元的價格,一下子銷出去近10萬斤。

這本來是一件非常順利的大買賣,生意談成了,魚也運出去了,品質驗收也過關了,可讓嚴發祥沒有想到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發生 的拚音:fasheng]了:公司出具的發[票 的拚音:piào]上的價格是0。5元,而銷售給寧夏的價格是0。62元,這當中0。12元的差價沒有發票,[因此 的拚音: yīn cǐ]對方[無法 的英 文:to be]付賬。這下可難壞了嚴發祥,如果是附近[自己 的英 文:his]辛苦一趟也就算了,可這幾千裏的運費和自己的食宿費都在這0。12元的差價裏,家裏上有老下有小,自己根本無法墊付。

“於是我回來把情況向江波作了匯報,他當時[覺得 的英 文:felt]不出具正規發票人家確實沒法支出這筆錢,於是就指示下屬一水產部門幫助我開具了3份每斤價格為0。62元的發票。後來,寧夏也以0。12元/斤付給了我差價,共計10448。40元。”讓嚴發祥想不到的是,就是這3張發票,讓他蒙受了不白之冤。

1982年8月,有人就此問題向射陽縣有關部門進行了舉報,說江波和嚴發祥在銷售帶魚的過程中存有重大的[經濟 的英 文:economic]問題,在[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調查的過程中,江波讓會計[不要 的英 文:壓嘛碟]說發票是他讓開的,嚴發祥由此成了“假發票案”的受害者。

一萬元“假發票”

換來8年牢獄之災

當時正處在[計劃 的拚音:jì huà]經濟與市場經濟的轉型期,幾十年來一貫不變的計劃經濟模式在[人們 的英 文:People]的頭腦中已根深蒂固,嚴發祥的“投機倒把”行為在當時還不為社會普遍接受。最終嚴發祥以詐騙的罪名[遭受 的拚音:zāo shòu]了長達8年的牢獄之災。

1982年10月17日,射陽縣公安局以詐騙罪將嚴發祥逮捕。1983年4月30日,射陽縣檢察院向射陽縣法院提起公訴,指控嚴發祥在向寧夏公司推銷帶魚的過程中,騙取射陽縣水產公司的3張發票,私自填寫,加大帶魚價,騙取了寧夏公司的現金10448。40元,已構成詐騙罪。

1983年9月14日,射陽縣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認定嚴發祥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1年,犯妨害公務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4年。嚴發祥不服,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

1983年11月5日,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嚴發祥不服,提出申訴。嚴發祥在[監獄 的拚音:jiān yù]服刑期間仍然堅持不斷地向有關部門郵寄材料,表明自己是被冤枉的。

1989年4月5日,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複查,對嚴發祥的案件提出再審,並撤銷原判,認定嚴發祥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

出獄後

邊辦工廠邊申冤

“我不知哭過多少回,我坐牢的那段時間,[老婆 的英 文:別人家的好][帶著 的英 文:with]兩個年幼的[兒子 的拚音:ér zi],大的才12歲,小的9歲,真的是好不容易熬過來的。”嚴發祥說,妻子郭春花比自己小一歲,那時她們孤兒寡母的真的不容易,“8年後出獄,兒子都認不出我了。”

讓嚴發祥印象深刻的是,當年判決後的“抄家”。“最後家裏[唯一 的拚音:wéi yī]剩下的隻有一張木板床,連被子都被抄走了。”妻子是又當爹又當媽,[不僅 的英 文:not only]要照顧兩個兒子念書,還要去掙錢養家,因為沒地方住,[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隻能輪流借住在親戚朋友家,不知遇了多少冷眼,吃了多少閉門羹。

坐滿了8年牢的嚴發祥,繼續為自己申冤。可嚴發祥[知道 的英 文:knew],如果要還自己清白就要四處跑、找人,要花很多錢,所以他就拚命地跑業務掙錢,通過自己的努力,很快他在射陽運棉河邊辦了一家小玩具廠,後慢慢發展,他又將小廠搬進了縣城。

“我掙到錢除了支付工人工資和[成本 的英 文:cost]外,剩下的利潤都去申訴喊冤,這麽多年來,光路費就要花去一大筆錢。”嚴發祥告訴記者,如今他的企業有200多名職工,每年還能為地方納稅近百萬元。

[情人 的拚音:qíng rén]臨終錄製光盤

揭開“詐騙”真相

隻因當初為了躲避責任,公司[負責 的英 文:Responsible]人江波說了假話,才讓嚴發祥坐了8年牢。2006年,江波在彌留之際,出於內心的不安和對事實的尊重,他終於說出了當初整件事情的真相。這使得嚴發祥案子有了重大突破。

1998年9月,當時[已經 的拚音:yǐ jing]離休的江波在接受嚴發祥的律師調查時,將當年之事全盤托出,他說,帶魚合同價是0。62元1斤,嚴發祥按每斤0。12元收取業務費及工資,係統外發票是他安排手下人開出的,不是嚴發祥私自偽造的,嚴發祥也不存在詐騙。

2006年,83歲的江波已是癌症晚期,他自知時日不多,但嚴發祥的案子讓他始終放心不下,他約來律師和攝像師,錄下一盤光盤,他說,“我是參加新四軍後[工作 的英 文:work]的,已是80多歲的人了,離上西天的日子也近了,在我有生之年,我請求黨和政府能按政策為嚴發祥徹底平反……”

當年,央視法製欄目也播出了這一張碟片的[故事 的英 文:fable]。故事中的兩位老人,一位是年屆花甲的嚴發祥,一位是已經作古的離休老幹部江波。江波老人在彌留之際能主動站出來說明真相,還嚴發祥一個公道,讓在場的見證人都[感 的拚音:gǎn]到十分敬佩。

就是這盤光盤,對案件的重審和判決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2007年8月20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審查後,決定指令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另行組成合議庭對嚴發祥案件進行再審;當年11月29日,鹽城中院裁定:撤銷1983年射陽法院和中院的刑事判決,以及1989年鹽城中院的判決,發回射陽法院重審。

2008年4月10日,鹽城中院指定濱海縣法院進行重審,8月4日,濱海法院審理認為,嚴發祥主觀上不存在詐騙的故意,客觀上不存在詐騙的行為,不構成詐騙罪,判決宣告無罪。嚴發祥終於從法院拿到了一份期盼多年的無罪判決,激動的他一下子燃放了幾千塊錢的鞭炮。

“從被判14年到8年,到最後宣告我無罪,這8年牢獄之苦,我一定要討回來。” 嚴發祥說,從1982年10月收監至1990年10月刑滿釋放,這2920天裏是他人生中最黃金、最能有為的年代。

爭議焦點

[不該 的拚音:bugai]賠?

案件跨[度 的英 文:attitudes]30年,是否適用國家賠償法

讓嚴發祥想不到的是,無罪判決生效後,申請國家賠償的道路卻不比案件平反來得輕鬆。

從2008年9月起,嚴發祥在家人和律師的幫助下,便開始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可他們就不給立案。”嚴發祥開始[不停 的英 文:back again]地向上級法院和政府進行申訴、信訪。終於在2009年,鹽城中院在各方的壓力下立案,在當年10月9日作出了賠償決定書。

這份編號為(2009)鹽法賠字第0001號的賠償決定書認為,1995年1月1日起施行的《[中華 的拚音:zhōng huá]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五條規定,《國家賠償法》不溯及既往,發生在1994年12月31日以前的,依照以前的規定處理。

賠償決定書上還顯示,嚴發祥被錯誤羈押及[其他 的英 文:other]侵權事項發生在1982年至1990年,因此不屬按照國家賠償法進行賠償所受理的範疇。判決駁回賠償請求人嚴發祥的賠償申請,不予賠償。

嚴發祥不服,上訴至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0年9月16日,省高院以同樣的理由維持了鹽城中院的賠償決定。

“我入了冤獄,總得給我個說法!”麵對[這樣 的拚音:zhè yàng]的結果,嚴發祥顯然不服。

由誰來賠?

是鹽城市中院,還是射陽縣政府

到底該向誰追償?這是困擾著嚴發祥和代理律師的一個問題。

根據國家賠償法規定,再審改判無罪的,作出原生效判決的人民法院為賠償義務機關。其中明確,被告人上訴或者人民檢察院抗訴,原二審人民法院維持一審判決或者對一審人民法院判決予以改判的,原二審人民法院為義務賠償機關。

嚴發祥的代理律師認為,嚴發祥的情況,屬於二審的鹽城市中院指定地方法院重審後改判情況,賠償義務機關[應該 的拚音:yīng gāi]為鹽城市中院。

2010年前後,鹽城中院口頭告知嚴發祥,雖然他的案子不屬於《國家賠償法》的受理範圍,但符合江蘇五部門的《關於1997年以來判處的、經再審改判的刑事案件善後工作的若幹[意見 的英 文:remark]》中的規定,應該找射陽縣當地政府[解決 的英 文:settle]國家賠償的問題。

該意見1999年頒布,其中規定:對1977年1月1日至1994年12月31日期間判處,經再審改判宣告無罪,當事人原單位體製改變、合並或已不存在的,參照《國家賠償法》的規定解決經濟賠償問題,經費來源由作出改製決定的主管部門或原單位的主管部門和一審法院共同向當地政府報告解決。

而嚴發祥此前的工作單位為射陽縣手工業[管理 的拚音:guǎn lǐ]局,後來變更為縣輕工業局,再後來又改製成了公司。而目前,這家公司也不存在了。此前他所在的單位,主管部門是射陽縣政府,後來單位改製又最終消失,都是縣政府作出決定的。

“可我去找縣政府的領導,都說誰判的找誰。”嚴發祥說,於是自己被推來推去,“那段時間隻要我在家,天天去縣政府。”

該賠多少?

中院曾確定100多萬,縣裏隻答應2。9萬

2011年,鹽城中院和射陽縣政府同意給嚴發祥解決問題。

當年曾參與協調嚴發祥賠償問題的鹽城中院相關人士稱,為了他的賠償問題,鹽城中院一直都積極[支持 的英 文:support],中院的人曾多次去射陽縣協調過,可縣裏始終不願意落實。

該人士還稱,中院請了相關的法律專家對他的損失數額進行過估算,三年前確定了總賠償額為100萬。

“這裏不存在中院和射陽縣法院相互推諉的情況,有賠償義務的機關很明確,那就是射陽縣政府,[我們 的英 文:we]中院按照規定辦事,但並不是說我們沒管,一直也在積極協調。”城中院的相關人士稱,為了落實嚴發祥的賠償問題,分管的院領導還曾就此事向市委市政府領導匯報過,目前協調工作仍在進行中。

射陽縣有關負責人表示,當年的常務副縣長姓李,口頭上確實答應過中院的人,縣裏出100萬,可那都是為了息事寧人,防止嚴發祥再上訪,“關鍵是誰給得起這個錢呢,射陽的財政收入又少得可憐。”

近日,記者兩次前往射陽試圖就此采訪現任常務副縣長田為友,可其均不在辦公室,多次電話聯係,辦公電話和手機均無人接聽。記者與政府辦副主任鬱建忠聯係采訪事宜,可他以“找宣傳部接待”為由,拒絕接受任何采訪。

參與協調的知情人士表示,事情之所以遲遲不解決,是因為嚴發祥要價太高。“如果靠譜談的話,事情早就處理好了,當然,射陽縣政府拖了5年沒解決,這也有點過分了。”

5月22日,射陽縣人民法院行政審判庭庭長周彥河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嚴發祥案不屬於國家賠償法進行賠償的受理範疇,根據縣政府辦公會會辦精神,依據1999年江蘇省五部門頒布的《關於1997年以來判處的、經再審改判的刑事案件善後工作的若幹意見》規定,確定給嚴發祥補發工資、給予經濟補助、發還現金和實物折幣三項合計為26594。46元。

“我們把現金送給嚴發祥,可他不接受,現在存在了專門的賬戶,我們作了談話筆錄和證據保全公證。”周彥河說,[這些 的英 文:These]都按照程序辦的。

近日,射陽縣委宣傳部給了記者一份《關於嚴發祥信訪案件辦理情況的匯報》,報告顯示:2008年8月4日濱海縣人民法院作出嚴發祥無罪的判決之後,嚴發祥向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等單位先後提出高額賠償要求,賠償金額從200萬元到1200萬元不等,並多次赴省、進京上訪。

報告中最後的處理結果是:根據文件規定,射陽縣法院等部門針對嚴發祥的具體情況測算出對其的補償經費數額為29000餘元,法院多次與其對接談話,嚴拒不接受。

對於這個結果嚴發祥根本無法接受,他說,幾十年申冤,所花費的材料複印費都要超過幾萬元,“難道我的冤獄真要白坐了?隻要還有一口氣,我還會繼續跑下去。”

律師說法

國家賠償

應該彰顯正義

北京觀道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吳立宏認為,嚴發祥案件是2008年4月10日,鹽城中院指定濱海縣法院進行重審,8月4日改判無罪的。也就表明人民法院對嚴發祥的違法行為到2008年4月10日終止,所以嚴發祥被人民法院侵犯人身權的時間應該從1982年10月7日起至2008年4月10日止,根據有關規定,嚴發祥案件是鹽城市中院生效的判決,國家賠償的義務機關應該為鹽城市中院,故“2010年前後,鹽城中院口頭告知嚴發祥,雖然他的案子不屬於《國家賠償法》的受理範圍,但符合江蘇五部門的《關於1977年以來判處的、經再審改判的刑事案件善後工作的若幹意見》中的規定”顯然是曲解法律和政策。

吳立宏表示,依據最高院在關於適用國家賠償法的有關司法解釋,因嚴發祥的案件被侵權行為發生在2010年12月1日以前,故應適用修正前的國家賠償法,而不是[完全 的拚音:wán quán]不適用國家賠償法。

“是否充分地用好國家賠償,安撫被平反公民的生活和心靈,是司法正義的[一種 的拚音:yī zhǒng]彰顯。就嚴發祥的案件而言,違法行為給他造成的直接損失包括羈押期間的損失和刑滿後的違法侵權延續造成的損失,我們期待國家賠償的直接損失的計算在全國範圍內能確立一個更能體現公民尊嚴的賠償標準,而不是機械限定僅僅計算羈押期間損失。”

吳立宏同時認為,嚴發祥的直接損失現在還沒有計算出來,對他所謂的“間接損失”並未納入法定賠償範圍,但基於人道立場和常理常情,不應該讓無辜公民承擔這些高額的損失,應當給予補償。

“再高的國家賠償、補助,最終將由納稅人承擔,而冤案的相關責任人卻‘一毛不拔’,恐怕是難服公信的,我們期待有關部門依法向錯案的責任人員進行追償。”吳立宏說。

具體到該案,涉及到特殊[曆史 的英 文:History]時期的[一些 的拚音:yī xiē]特殊情況,相關部門在處理此事時應兼顧[公正 的英 文:disinterested]和人性化。

案件時間表

1982年10月17日

射陽縣公安局以涉嫌詐騙罪逮捕銷售員嚴發祥

1983年9月14日

鹽城射陽縣人民法院以犯詐騙罪、妨害公務罪,判處嚴發祥有期徒刑14年

1983年11月5日

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嚴發祥的上訴作出刑事裁定,維持原判

1989年4月5日

鹽城市中級人民法院再次作出刑事判決,撤銷原判及裁定,改判嚴發祥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

1990年10月4日

嚴發祥被釋放出獄

2008年8月4日

濱海縣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宣告嚴發祥無罪。

來源:現代快報


本文由◆Yabo下载能源集团◆发布;
上一篇:广东台山市安监局长刺伤副局长后跳楼身亡
下一篇:洋奶粉被指未尽信息披露义务 律师集体诉讼无果
ジ.湖南男子发帖质疑选美小姐变市委秘书被拘 ジ.广东前人大代表涉伪造存款单据骗近千万补助金 ジ.李克强拧紧螺丝与获赠钥匙的象征意味 _新浪新闻 ジ.黑龙江省龙江银行副行长王贵彬被调查 ジ.哈医大杀医案今日开庭将择日宣判 ジ.洋奶粉被指未尽信息披露义务 律师集体诉讼无果
网站地图